遇见初溪

so u 如此如你~

《Daisy, Daisy, give me your answer do》(原创,已完)

燕子_Swallow_:

以前用来存文的地方崩了,流泪,再度克服懒癌,修了修,丢来LOFTER库存。


几年前的文了,現在看回虽觉稚嫩粗糙,但我还是颇喜欢这故事的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

*原创,末世题材[非丧尸],BLBG皆有,1v1,有一辆去幼儿园的伪车。


狗血任性跳脱的,欠考据。





  • 简洁版文案:



 主角们遇上了话唠,话唠都有点神经病。最后他们都弃疗了。 🕯️





  •  剧情版文案: 



 世界已不再属于人类,曾经他们信仰科技为上帝,可惜这位上帝最终没兑现诺亚方舟的诺言。亚伯独自在方舟里长大、生活,有一天,他收到一个信息。发件人名叫黛茜。 


 


全文架构源自wb上的#写手精分试炼七题#--






  1. 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。


  2. 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。


  3. 甜文,以“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”结尾。


  4. 虐文,以“他们拥抱接吻”结尾。


  5. 清水文,包含“他们合为了一体”这句话。


  6. 肉文,包含“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”这句话。


  7. 以此为例,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。




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 


亚伯站在宽大的主机屏幕前,查阅数据。


他听到机器运行时发出“隆隆”的微响, 单调而规律,却令整个空间凭添了些许生气。 


“就像呼吸声……” 亚伯喃喃说道,却不知说给谁听。


很快,眼前的屏幕便显示出一行行文字,他如梦初醒,却又磨蹭了一会才点开了索引上的“0981”,然后是下面的“D”。终于,他找到那些熟悉得心悸的名字-- “埃伦”, “罗恩”, “黛茜”……


他点进这些名字。




在数据被调出来的瞬间,亚伯忍不住屏息。


 


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
1.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>>



 


“D”-“Ellen.J.Davis”(0981D-0000-021) (4 posts)


 


>>001


作者:埃伦.J.戴维斯


时间:2020/03/21  14:32


标题:嘿!我是黑客!埃伦,你又被黑了高不高兴?


[自己可见]


 


噢不不不不不!别删!我知道你的手巳按去叉叉那里了!


说笑,我是罗恩!罗恩.L.贺伯特!你的好哥们!看在这份上,埃伦,这次黑你真的是有原因的!


 


呃,是这样的⋯⋯我和我家的人好像都拿不到方舟的名额啊!


没权限登录系统,不黑你还能怎样?这是唯一确保你能看到的方法了。(话说你在方舟架构的系统真是妙极了!花了我不少时间,还差点被反黑⋯⋯如果不是从小知道你那些习惯,还真的见鬼地进不来)


 


这里大概也撑不了几天了。明明是大白天,外面却糟透了,天空又蓝又黑,就像你这个色弱看到的一样……真庆幸你几个月前给外调了。


(想不到NY就这样完蛋了……啊,它现在叫0981区,有够没品味的)


 


反正你看到这里时,我应该化灰了。 (嘿,你这么能干,一定是活下来的人生胜利组!)我努力过了,现在心情挺轻松的。


只有一件事很不甘心,嗯,只有一件……算了,还是不说了。


 


埃伦,你要好好活着啊。


如果很多年后,剩下来的人还知道怎样欣赏榄球(上帝,如果没了榄球简直比世界末日更恐怖),你一定要支持野人队,知道吗?记着复兴可口可乐,还有麦当劳。


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,埃伦,你要加油!我会在天堂支持你的!!野人队万岁!!(你看,野人迷一定会上天堂)


 


P.S.其实......呃……我想说的那件事……你是不是知道?总觉得你这家伙早便知道了,却老在耍我。


 


>>回覆(2)





<<1.Fin




2.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>>



 


>>[回覆001] [Re:给某个白痴黑客]  埃伦 2020/06/15 09:10   


 


我回来了。


你说的事,很遗憾地我做不到,也该死地不想做。你该感谢现代科技,等以后哪个像你这样蠢得要命的黑客黑进上面那篇白痴留言时,也许会帮你达成心愿。


反正我支持雄狮队,也不喜欢那些垃圾食品。还有别因为你自己是白金党,便小气巴巴逮着每个机会去人身攻击——那条裙子是什么颜色,根本一点也不重要。你老是抓不住重点。


我更不是什么见鬼的人生胜利组,因为你巳不可能看到这个回覆。你也没有等我。那些话你该当面和我说,但你没给我们──我和你──这个机会。


 


P.S. 我知道。我也爱你,罗恩。我以为我们还会有一生。





<<2.Fin



 


>>[回覆002] [Re: 噢,我想我也是黑客?埃伦 2045/04/02 18:16


 


当然我不是埃伦——但他是我爹地!刚黑进了他的账户,嘿嘿,居然被我发现了上面的帖子!(爹地原谅我!谁叫你没告诉我登入密码!我又没账户!噢,对了,为什么我不开个黑户?)


 


我只是想留下一些东西。或是说,给罗恩一个回覆,即使它迟了25年。


我知道不会有人看到,不管是罗恩还是爹地──也许全人类都不会──因为他们都不在了。但就像所有未完的故事,它们都值得一个结尾。(噢,我喜欢这个说法。“值得”。)


 


罗恩,你好,我叫黛茜,今年19岁。我们从没见过面,但我认识你。......


 


==[按这继续内容]==


 


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黛茜!


 


当这个名字出现在屏幕上,亚伯呼吸骤顿。随后他听见自己那一连串强烈的心跳声,正在胸腔里竭声嘶喊:黛茜,黛茜!


他的快乐和期盼,他的痛苦和恐惧!


 


亚伯盯着那个没完全展开的回覆,彷彿又回到了另一个封闭的空间。 


他当然认得这种语气!过去三年的日与夜,黛茜用同样甜蜜、亲昵又坦率的态度,陪伴他度过了漫长而寂静的时光。从此他不再孤单一人——不,认识她以前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寂寞的。


他一直生活在空荡荡的方舟里,里面有丰富的资源,那些维系生存的必需品取之不尽,他甚至拥有一个小小的图书馆,和一部电脑。他不知道人是需要同伴的,陪伴他的只有那些躺在仪器里的尸体,它们僵硬而冰冷,闭合的嘴唇永远不会吐露一言半语。


他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学习,一个人长大。


如果没收到黛茜的信息,他还以为会一个人到老。她给了他另一种生活──不需要眼神接触, 又或声音交流,屏幕上那些以文字组成的句子就足以让他快乐。快乐得无以复加。


    


黛茜,从未有过的奢侈品,最珍贵的礼物……他的奇迹。


 


亚伯双眼发红,他的指头在半空颤巍着,终于点开了回覆。


如果埃伦和罗恩的故事拥有结尾,他和黛茜也不该这样结束。




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……罗恩,你好,我叫黛茜,今年19岁。我们从没见过面,但我认识你。


 


我是野人迷,也是白金党——起初我以为自己色弱,但爹地说白金也挺漂亮的,我想想也是对的,很乎合我的名字!※1)。


我最喜欢的东西是可口可乐(它太美妙了!可惜库存太少),还知道什么是麦当劳──爹地给我做过汉堡包、薯条和炸鸡块,口味挺好的。


“白痴才喜欢垃圾食品,”爹地常常这样说,但按照这个说法,他也是个白痴。


他甚至放弃了方舟的名额,也救了很多人(就像你一样),包括我。那时我还是个未斷奶的小嬰兒,他却选择养大我, 一个没血缘关系的女儿。


你们都是英雄──最伟大而可爱的白痴──我想你会喜欢这个说法。


 


罗恩,看,你的愿望都实现了!


噢,最后一件事。我的全名是黛茜.R.戴维斯。Rona不是教名,那是你的名字,罗恩。※2这是爹地给我最好的祝褔。


 


P.S 半年前爹地感染了病毒,很快便离开了我。我把他带回纽约,他从没忘记这里。这次你要等他──我相信雄狮迷也会上天堂的。


P.P.S 我决定待会便去开黑户发公共信息!我便不信世上只剩下我一个人!也许有人也一直在等我呢。(好吧,我承认我妒忌罗恩了)


 


==[按這收起內容]==


 



※1因为和后文有关联, 话唠注解一下:黛茜(Daisy),也是小雏菊的通称。“很乎合我的名字”,便是意指雏菊的白金(黄)色。


※2 Rona是罗恩(Ron)的女性化叫法。



 


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



3.甜文,以“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”结尾 (呃,这题会挺长的,早说了我是话唠,所以神经病他们也是话唠……)>>



 


“D”-“Daisy. R.Davis”(0981D-1072-340) (156 posts, 1 draft)


>>001


作者:黛茜.R.戴维斯 


时间:2045/04/0223:11


标题: 给所有看到这个留言的人,这里是纽约的黛茜


[公共信息]


 


我不知道谁会看到这个留言。(上帝,我巳努力修复主机了……网络你一定要争气!) 


 


这里是纽约──噢,即是0981号方舟。


虽然世上早已没了国家和城市的概念,人类也将会绝迹,这样写却令我好过一些。谁想到方舟计划会彻底失败呢?那些似乎永垂不朽的大船,还有那些恐怖的太古病毒──结果永恒的被摧毁,死亡的反而复活……咳,我又跑题了。


 


亲爱的朋友,当你看到这里,也许你会发现这仅仅是几天前的事──如果你想要一个同伴的话,即使我们可能见不了面(我想方舟外的地方都几乎是疫区了),但我会一直挂机;也许你来自遥远的未来,那么我将赞叹科技的伟大,相隔几个世纪的人依旧能借著文字去结交──既使我们不曾正面交谈。我希望那时疫情巳平复了。


 


怎样也好,我叫黛茜,上帝祝福我,也祝福你,不知名的朋友。


我会一直等待回覆。


 


>>回覆(908)


 


>>[回覆001] [Re: (空白)]  [匿名] 2045/04/11 09:00  


 


开机后突然看到有新帖子提醒。


传说中的互联网?回覆是在这框内打字后按送出吗?


 


>>[回覆002] [Re: 天啊上帝!!!黛茜 2045/04/11 10:00  


 


天啊,天啊,天啊!有人回覆!天啊,上帝啊,爹地,真的有人出现了!噢,我不会是眼花吧????


 


>>[回覆003] [Re:刚才太激动了,不好意思……黛茜 2045/04/11 10:01  


 


请问你叫什么呢??因为你匿名了,我可以怎样称呼你呢???


 


>>[回覆003] [Re:这个也可以填吗?亞伯 2045/04/11 10:03  


 


原来可以填名字。


 


>>[回覆004] [Re: 亞伯亞伯你好啊!黛茜 2045/04/11 10:04


 


噢,亚伯,这真是个好名字!虽然你巳知道了──我叫黛茜,女,今年19!


亚伯你在哪里?也是在方舟吗? (我在0981….. 哈,当然我写在上面了)


能用互联网聊天真的好神奇啊!(感觉这是历史性的一刻!)


 


>>[回覆005] [Re:你好。亞伯2045/04/11 10:07


 


方舟?指我住的地方?写着0200号。


男的,大概20-30吧。


为什么亚伯是个好名字?


  


…………(中略)…………


 


>>[回覆105] [Re:噢,我还以为东岸都没人了!黛茜2045/04/20 14:07


 


亚伯你在华盛顿,我在纽约,都在东岸呢!


也许因为在同一边所以网络都管用?


以前爹地还在时,最后几年我们在中部和东岸都没见过人了…… 


 


>>[回覆106] [Re: 我见过。亞伯2045/04/20 14:08


 


人。


 


>>[回覆107] [Re: ?????] 黛茜2045/04/20 14:09


 


哪里????


 


>>[回覆108] [Re: 镜子里。亞伯2045/04/20 14:10


 


我是人。


 


>>[回覆109] [Re: ……突然不知该怎样回答黛茜 2045/04/20 14:11


 


噢,亚伯,如果你不是认真的,你有说冷笑话的天赋……


 


>>[回覆110] [Re: 我刚刚没说笑话。亞伯2045/04/20 14:12


 


笑话有分冷和热吗?




…………(中略)…………


 


>>[回覆306] [Re:我震惊得连口中的汉堡包也掉了下来黛茜2045/05/09 18:12


 


天噢,所以亚伯你真的没见过其他人?从小到大都是?上帝啊,那你怎么活下来,还会打字用电脑上网??我遇见了什么??ET?


 


P.S. 世界也能末日,有ET一点也不出奇!


 


>>[回覆307] [Re: 别以为我不知道什么是ET亞伯2045/05/09 18:15


 


没见过。不,也许见过,但没印象。我还是小孩子时,便已经是一个人。


我当然识字,这里有书,电脑也能用。里面当然还提过ET的事。


ET会跟你聊天吗?


 


P.S. ET也不会告诉你掉地上的东西别乱吃。它们会直接蹬车回家。


 


 >>[回覆308] [Re: 我觉得亚伯升级了!!黛茜2045/05/09 18:17


 


天啊,亚伯,你这是在吐糟吗??我第一次在网上给人吐糟!!(感觉有点好!)


P.S. 亚伯你太浪费了!掉地上的东西当然能吃!!汉堡包是奢侈品!你完全没有身为末世难民的自觉!


 


>>[回覆309] [Re:我这里厍存多。亞伯2045/05/09 18:18


 


汉堡包、薯条和可乐都有。


 


>>[回覆310] [Re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] 黛茜2045/05/09 18:19


 


……太伤人了,我怀念那个连自己说冷笑话也不知道的亚伯……………..


 


…………(中略)…………


 


>>[回覆561] [Re:早安,亞伯,快來!!!!黛茜2045/05/28 07:24


 


亚伯你醒了没有?????我知道你设了提示音的!


 


>>[回覆562] [Re:早安。亞伯2045/05/28 07:30


 


有事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>>[回覆563] [Re:我发现了一件大事!!!!黛茜2045/05/28 07:31


 


昨晚不是说你一开电脑上论坛就能自动登入账户吗????


我刚刚反应过来,这不是因为有人没登出吗??难道你是因为这样才叫亚伯吗?? 


P.S.原来我一直和不是亚伯的亚伯说话吗???噢!万一你要改名做亚当、亚瑟或ABC怎办??我会不习惯的……


 


>>[回覆564] [Re: ……你现在才发现?亞伯2045/05/28 07:32


 


不会,用惯了。你大清早把我吵醒就为了这事?因为我可能改名叫ABC?


 


…………(中略)…………


  


>>[回覆897] [Re: 唉,亚伯,我好像真的可乐喝太多了……黛茜2045/06/02 00:07


 


肚子有点难受…………..


 


>>[回覆898] [Re:活该。亞伯2045/06/02 00:08


 


让你喝。


 


>>[回覆899] [Re: 亚伯你的同情心呢????黛茜2045/06/02 00:07


 


这时候你应该打xxx!或ooo!!!xoxo也可以!!


 


>>[回覆900] [Re:……这都是什么?亞伯2045/06/02 00:08


 


为什么我要x你o你xo你?


 


>>[回覆906/02] [Re:亚伯你这样说意味都变了好不好!黛茜2045/06/02 00:09


 


这是上世代的网络用词!(感觉真酷)


xxx是亲亲!(至少要3个!)ooo是抱抱!(3个!)xoxo当然是你应该给可怜的病人许多拥抱和亲吻!(但还是说是xxoo才对? ……. 算了哈哈哈) 


 


来吧!亚伯!!至少要3个!!!


 


P.S. 完全不介意你大写,那是加强版!


 


>>[回覆902] [Re:……………..] 亞伯2045/06/02 00:09


 


…………晚安。


 


>>[回覆903] [Re:亚伯你不能这么残酷!!黛茜2045/06/02 00:10


 


说好的xxx呢?ooo呢?xoxo呢?


 


>>[回覆904] [Re:亞伯???] 黛茜2045/06/02 00:20


 


噢,真睡了? 


 


>>[回覆905] [Re: 亚伯睡了不理我了,好无聊好伤心!肚子好痛!黛茜2045/05/01 00:25


 


有时我觉得世界真的太静了,幸存者不互相关怀(连xoxo都不肯打!),甚至连只丧尸也没有,完全不乎合末世电影的发展…….哼,我决定开新帖聊丧尸!!!


 


>>[回覆906] [Re:别在深夜发疯亞伯2045/05/06/02 00:35


 


去吃药。


 


>>[回覆907] [Re:…………….] 亞伯2045/05/01 00:36


 


xxx


 


>>[回覆908] [Re: (空白)]黛茜2045/05/06/02 00:39


 


…………噢!!!!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


三年前的聊天记录从上而下滚动,亚伯一边看一边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
 


他好像看到黛茜坐在屏幕前,她眼角微微弯起,指头飞快地打出一连串回覆,然后托起腮等待。她的口头襌是 “噢”,他从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多感叹。她还喜欢在句尾加许多标点符号,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令她激动起来。


后来她又爱上了xxx和ooo,那些所谓的亲吻和拥抱几乎把他淹没。


 


他忽然停住,屏幕上的文字随同他的笑容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静止、沉寂。不知何时,眼眶已变得炙热,一层水气覆盖其上,模糊了视野。


他甚至发不出声音。


 


黛茜在他小小的世界里开了一扇窗,透过窗口,他知道外面有一个比想象中更大的世界,静止的风景开始流动,从此他学会了期待。


黛茜和他是不同的,他一直知道。


他的一生在方舟里──甚至只是方舟里一个封闭的空间,她却看过外面开阔而奇妙的世界。她告诉他许多故事,有埃伦和罗恩的,也有她和爹地走过的地方,他们遇到过的人,无边无际的荒野,衰败却依旧宏伟的遗迹,还有旅程中快乐或难忘的小事。


她的故事不一定都有美好结局,却像一首首柔和而开阔的歌,那么令人向往。他们有过朋友和敌人,也经历过生离死别,直到大疫症爆发了,世界变得安静。


 


“爹地说过,如果大灾难摧毁了文明,那么令人类灭绝的,会是疫症。”


“其实爹地和我曾经打算去华盛顿呢!最好的病理学家都在那里,听说他们成功研究出了疫苗。(噢,亚伯,如果那时去了,有可能会见到你呢!)” 


“但爹地后来病了,计划便取消了。都怪他把手上最后的药给了我──他太狡猾了,用一罐可乐分散我的注意力!我们甚至不知道药有没有效!”


“结果我活了下来,爹地死了。”


“他还说,我果然是踩不死的野草。我明明是朵花! 你说还有比这更过份的吗?”


“……亚伯,我想他。”


“很想很想。”


 


黛茜曾在一个帖子里写道,标题是《关于我最最最最亲爱的爹地》。


接下来几分钟的沉默里,亚伯知道她在哭泣。有些情绪是如此强烈,不需要渲染就能直闯人心。那也是第一次,亚伯有了冲动──他想走出那个小小的空间。


他想走出0200区,走出华盛顿。他想去见黛茜,给她一个拥抱。一个用力得彼此都要窒息的拥抱。


……他想要触碰她!


 


“OOO”


 


最后他打出这三个字,大写。他从没安慰过人,实际上也做不了任何事。比起她,他的生命就像一本极单簿的书,内容也枯燥无味。他甚至不知如何才能令她快乐起来──无论是书中精妙的诗句,还是电影里睿智的对白,都显得不够力量。


他焦燥不安,在OOO后又送出一句:“不要哭,我来找你。”


然后黛茜轻易就笑了。


 


“噢,亚伯!!你这是在安慰我对吗?XXXXXXXXOOOOOOOOOOO”


“我认真的。我来找你。”


“不要!!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”


“亚伯,应该是我来找你,2年后!(刚刚你是不是很失望?)


P.S. 但刚刚我很高兴——超高兴的!!!XXXXXXXXXX ”


“……我看不出分别。”


“因为病毒僭伏期有4年啊!如果2年后我没事,便代表爹地给我的药有效,我便无敌了!说真的,亚伯,虽然你现在生龙活虎,谁知道你一走出方舟会怎样?万一你染病了呢?噢,我想华盛顿的疫苗可能真是个传说,我不迷恋它了。


P.S. 但我迷恋它的可乐厍存。”


“……你究竟有多爱可乐?”


“像爱爹地那么爱,像爹地爱罗恩那么爱(噢,其实他一直很想见罗恩,我虽然伤心,但还是很高兴他如愿了),像我想见你的程度那么爱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”


“你现在是不是很感动??来吧,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!!! Ablert, Ablert , give me your triple X!!!!!!”※3


“……去睡了。晚安。”


“你一定是在害羞!!!2年后,亚伯!我们约好了啊!”……


 


所有回忆都在字里行间,所有文字都是一种见证。


也许网上的承诺没约束力,更没实体可依,但对亚伯来说,这是他与世界产生联系的唯一方式——在屏幕另一端,在世上某个地方,会有人呼唤他的名字,记挂他,思念他,于是他比任何时候都能确认自己活着。


真实从来都是主观的,虚拟和现实也是一线间。


 


亚伯把手抵在屏幕上,控制页面向下滚动,随即那些见证了三年日与夜的帖子标题在眼前飞逝,从下到上,从旧到新,从最初到最后。


 


>>给所有看到这个留言的人,这里是纽约的黛茜(908) 2045/04/02 D.R.D


>>我说了要聊丧尸!我最喜欢死亡录像系列!》(2457)2045/06/07 D.R.D


>>《论可口可乐(9421) 2045/06/07 D.R.D  


>>《听过Daisy Daisy give me your answer do吗??(噢我的歌,太酷了!!)(5488) 2045/07/24 D.R.D ※3 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>>嘿,亚伯,知不知道情人节?(我这里有巧克力妒不妒忌?(3622) 2046/02/14 D.R.D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>>关于我最最最最亲爱的爹地》(8126)2046/03/24 D.R.D


>>惊喜!!我们的一周年纪念!XXXXXX(7384) 2046/04/02 D.R.D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>>居然找到那条不知是白金还是蓝黑的裙子!!(噢上帝,它像一排中毒的Oreo) (2736) 2046/08/15 D.R.D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>>两周年啦!!XOXOXOXOXOXO(9384) 2047/04/02 D.R.D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>>解开亚伯身世之詸Act.1!!》(7126) 2047/06/19 D.R.D


>>亚伯!刚黑进你的账户,原来的"亚伯"可能是个实验室研究员?!》(235)2047/06/21 D.R.D


>>这是你第5次黑我。特此发帖警吿。》(48) 2047/06/21 A.H.C


>>又没偷看你的私隐!!是亚伯你说不会拆解加密隐藏档!!特此发帖抗议!!》(4056)2047/06/21 D.R.D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>>亚伯,你说发烧喝可乐能不能降温?》(6035)2047/12/22 D.R.D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>>网速不够好伤心,亚伯我们再来玩故事接龙》(828)2048/01/24 D.R.D


>>黛茜?出来。弃坑不道德。》(25) 2048/01/27 A.H.C


>>亚伯,我好像又发烧了,头晕晕的想吐……想喝可乐!!!》(140) 2048/01/27D.R.D


>>还是玩西洋棋吧!c2白士兵到c4,亚伯戴稳你的王冠!!》(547) 2048/01/28 D.R.D


 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>>输了便躲起来,你是小孩子吗?》(0) 2048/02/04A.H.C


>>黛茜?》(0) 2048/02/05 A.H.C


>>黛茜,这一点也不有趣。》(0) 2048/02/06A.H.C


>>黛茜快回答!(0) 2048/02/07A.H.C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>>亚伯,对不起。我要断网了。》(82) 2048/02/14D.R.D


 


也许约定都是为了被打破而存在的,他们的两年之约就像一首从未被奏响的歌,主旋律开始前便嘎然而止。


 


亚伯闭上眼睛,抵在掌心的液晶屏幕一片冰凉。


2048年2月14日,两个多月前的情人节,最后一个帖子。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。


 



<<3 Fin



 



※3 “Daisy Daisy give me your answer do”:出自经典美国儿歌Daisy Bell  (A Bicycle Made ForTwo),1892年由Harry Darce编写,副歌部份家晓户闻,歌词辑录如下。


 (《2001太空漫游》里HAL-9000大开杀戒时的配乐也是这首歌,咳。)


 


Daisy, Daisy, give me your answer, do. 


黛茜,黛茜,告诉我你愿意


I'm half crazy, all for the love of you.


全因为对你的爱,我半陷入癫狂


It won't be a stylish marriage,


这不会是个时氅的婚礼


I can't afford a carriage.


我负担不起一架马车


But you'll look sweet upon the seat


of a bicycle built for two!


但你坐在双人脚踏车上,


看上去如此甜美!


 


题外话,后来坊间出现了“黛茜”的幽默回唱,非常现实地拒绝了这个没马车的求婚,甚至声明说如果有顺风车,她才不骑脚踏车。


上文黛茜那句“Ablert , Ablert , give me your triple X”(亚伯亚伯,给我三个X)便是用这首歌调戏亚伯,虽然人家根本懒得甩她[蜡烛]


有兴趣的人可以听听:http://v.pps.tv/play_37N7CB.html?wok=YJ51LT


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



4.虐文,以“他们拥抱接吻”结尾。+ 6.肉文,包含“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”这句话。(又没说不可以合体和调乱次序!当然这也会很长!)>>



 


「D」-「Daisy. R. Davis」(0981D-1072-340)(156 posts, 1 draft)


>>156


作者:黛茜.R.戴维斯 


时间:2048/02/14 03:07


标题: 亚伯,对不起。我要断网了。


[好友圈]


 


亚伯,我知道这个时间你已睡了。(我故意的)


噢,早睡早起是个好习惯……你看,我只是不知道要怎样回覆你。好像怎样说都只有对不起,这不好……真的不好。


 


我要断网了。


很抱歉这么突然,方舟出了问题,我必须修复它──这阵子我都在忙这件事。你知道,能源也越来越少了,要关掉一些东西才能维持方舟的日常操作。活下去总是要付出代价……哈,你知道冰镇可乐对我有多重要。


不,不,亚伯!你知道我想说的是你有多好!


我当然不会说: “噢,亚伯你是个好人,但是……"没有但是。从来都没有。亚伯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多好。你也不知道我有多幸运。


对不起,亚伯,对不起。虽然不知到哪时才能再说上话,但你知道我会一直想你。当然你也要想我,这才公平。你要想我,每天精神爽利地喝你那些好像永远都喝不完的可乐,太想我时可以发发帖子,搞不好某天我会出现(甚至出现在你门前!),噢,你知道我最喜欢惊喜了! 


 


天噢,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(幸好你睡了)……亚伯,你知道遇上爹地是我有过最幸运的事──而遇上你是最好的。


也许你比可乐还好。不,你当然更好。最好。


 


P.S. 突然发现今天是情人节。给你一年份量的XOXOXOXOXOXOOXOXOXOXOXOXOXOOXOXOOXOXOXOOOXOXOXOXOXOXOXXX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OXXOXOXOXOXOXOXOXOOXXXXXX


 


>>回覆(82)


 


>>[回覆001] [Re: (空白)]  亞伯  2048/02/14 03:07  


 


别以为深夜发帖我看不到,你这是什么意思?


 


>>[回覆002] [Re: (空白)]  亞伯 2048/02/14  03:08  


 


不要說能源不夠,這根本不合理,我們可以一起想方法。也不要用可樂和xoxo敷衍我。你說我知道的事,我都不知道;我不知道的,你來告訴我。


 


>>[回覆003] [Re: (空白)]  亞伯 2048/02/14  03:09


 


黛茜,我知道你在。这不公平。别让我真的觉得自己连一罐冰镇可乐都不如。


 


>>[回覆005] [Re: (空白)]  亞伯 2048/02/14  03:10


 


和我说话,黛茜。


 


>>[回覆006] [Re: (空白)]  亞伯 2048/02/14  03:11


 


求你。


 


>>[回覆007] [Re: (空白)]  亞伯 2048/02/14  03:11


 


我求你……


 


>>[回覆007] [Re: (空白)]  黛茜  2048/02/14 03:20


 


亚伯……你这样是犯规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


回忆如惊涛骇浪卷回2048年2月14日的情人节。


 


“亚伯……你这样是犯规……”


 


回覆的提示音终于响起,犹如被扩大了的深夜钟声,惹得亚伯一个激灵。他的双眼充满血丝,余光扫过屏幕角落的日时显示:2048/02/14 Fri 3:20am。


黛茜迟了9分钟才回覆。


她本已无故失踪了两个多星期,这是从未有过的事。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他越来越恐慌,仿佛被推上了边缘不断风化的悬崖,帖子的出现令他找到落脚地,9分钟却差点把一切变回散沙──幸好!幸好她还愿意回话!


他抬起手,用力捂住了眼晴。


 


“告诉我实话,黛茜。我们都知道,你说的都只是借口。”


“亚伯,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?”


“这些天发生什么事了?为什么没来?为什么说要继网?”


“我巳说了──我在修复方舟。我需要确保能源。”


“多久?”


“我不确定。”


“几天?几个月?几年?”


“亚伯……”


“你拥有稳定而充足的能源储备。当年你修复了供给线,除非出现比末日时更严重的突变,否则不可能急剧衰竭或被破坏。这都是你自己告诉我的。如果能源不足,你根本开不了机。如果主机连基本操作也维持不了,也不可能连网。如果你不擅长撒谎,那便别说。”


“我没有!是你不信我!”


“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,你写的帖子也不是那么回事。你说的应该是修理的预计时间,以及断网的可能性。但你已擅自决定了结果!修复方舟只是你把整件事合理化的借口!”


“亚伯!你究竟想要证明什么?”


“证明你在撒谎!你根本没想过要回来!”


“我没这样说过!我只是不能确定!”


“不!你完全没想过和我商量!你决定了一切!”


“亚伯!”


“你要把我一个人留下来!”


“亚伯!冷静!”


“你回避我!你根本是在说再见!”


“亚伯!你先冷静下来!”


“亚伯??”


 


“你要结束这一切,就像你要消失了,就像──”


亚伯的手猝然停下来,还未送出的回覆在框中停止不动,像是蓄势待发的猛兽,时机一到便要扑出来撕碎猎物。他的双手剧烈颤抖起来,一个可怕的猜想在脑中逐渐成形。


亚伯的思绪急速运转,某些隐藏在记忆中的线索呼之欲出。黛茜失踪前发过的帖子,还有他们聊天的内容──


 


“不,不,不……这都是想象…….”


 


他一遍遍命令自己冷静,眼睛干涩得像要迸裂开来。他删除刚刚打的字,抖动的指头在键盘上重新输入回覆:“黛茜,还在吗?”


 


这次黛茜马上便回话了。


 


“在!亚伯你还好吗??噢,对不起,亚伯,对不起……………”


“为什么要道歉?”


“我没想到会这样,你从没这样激动过……我知道我不该发那个帖子!不,亚伯,我不走了……我就留在这里,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!”


 


这是他期待的结果,但亚伯觉得自己又走上了悬崖,脚下的土地不断松动。他急需要一个证明,一个可以让他牢牢扎根在土里的凭籍。


 


“黛茜,你说过的话还算数吗?”


“亚伯?”


“你会来华盛顿找我。”


“嗯!我答应过你!”


 


53秒。她犹豫了53秒才回应。


亚伯努力说服自己忽略微小的时间差,他的世界却开始摇摇欲坠。


 


“4月便是两年后了。”


“亚伯,那时只要方舟修好了,我便来找你。”


“没好呢?”


“那你要等我。直到修好为止,我会一直在这陪你──聊天,玩游戏,噢,一切你想做的事!”


 


亚伯呆呆地盯着回答,眼前一片恍惚。


如果她决定来华盛顿,哪还需要纽约的方舟?随即他意识到了,那个可怕的猜想竟然成真──黛茜的话几乎证实一切!


脚下的土地顿成散沙,悬崖土崩瓦解。他坠入不见底的深渊里,世界彻厎颠倒。屏幕发出的光份外刺目,就像抓不住的一块天空,离他越来越远。


 


“亚伯?”


“亚伯?你还在吗?”


“亚伯你怎么了??”


“亚伯,对不起……”


“真的对不起…………”


 


提示音接二连三地响起,他终于调出另一个窗口,点向黛茜的名字。


 


[48/2/14 3:56:08am向黛茜.R.D发出视频邀请][对方拒绝]


 


“亚伯??你这是在干什么??!!”


 


[48/2/14 3:56:32am向黛茜.R.D发出视频邀请][对方拒绝]


[48/2/14 3:56:39am向黛茜.R.D发出视频邀请][对方拒绝]


[48/2/14 3:56:42am向黛茜.R.D发出视频邀请][对方拒绝]


…………….


 


亚伯不断送出邀请,似乎在疯狂而执拗的循环中找到坚持下去的力量。


他们不是没试过视频和发照片,但网速总不如人意,早巳习惯了文字交流的两人便不了了之。但如今这刻,他却屡败屡试,攫紧分秒与时间竞赛。


 


[48/2/14 3:57:14am向黛茜.R.D发出视频邀请][对方拒绝]


[48/2/14 3:57:18am向黛茜.R.D发出视频邀请][对方拒绝]


 


 


“亚伯!!停止它!!!!!!”


“黛茜。”


“你疯了吗????”


“也许吧。”


“我完全不知道你想干什么???”


“病毒潜伏期是4年。黛茜,你病发了。”


 


提示音彻底沉寂下来。


亚伯双眼通红,却没再移开视线。他知道,他当然知道──他早该要察觉!除了他外,还有谁可以陪着她,关心她……甚至怜惜她呢?


这世上巳再没别人了。


 


“不需要撒谎,也不要道歉。”


 “不要怕。”


“我在,黛茜。”


“一直都在。”


 


[48/2/14 3:59:24am向黛茜.R.D发出视频邀请]


 


………….


 


[对方接受]


 


视频窗口在屏幕中央展开,伴随着不时闪现的杂讯,黛茜终于出现在液晶面的彼端。窗口中,少女正抱膝坐在控制台前,头上披了一张宽大的白床单,像头纱一样覆盖全身。屏幕是黑夜中唯一的发光体,她的脸掩映在光影中,像极一朵苍白而甜美的花。


他们互相凝视。


千言万语瞬间失色,连空气也为之寂然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


黛茜发过的唯一一张照片里,金发少女躺在草地上,她的右手高举向镜头,左手则搂着旁边不情不愿的中年男人,显然在拿手机自拍。


相中的黛茜笑容灿烂,微卷的中长秀发披散开来,顽皮地与草茎纠缠。旁边的男人正斜眼鄙视她,却也带着显然易见的忍让。


充足的光线暗示了那是阳光普照的一天,雏菊绽放满地,把他们重重簇拥。


图档被命名为“Daddy & Daisy”。 


 


“爹地离开我那天,我们去看了日出。”


 


提示音再度响起,亚伯望向少女,她正在低头打字。


一卡一卡得令人发慌的视频是无声的。以前尝试视频时,声音与画面从未同步,他们便干脆关了麦。黛茜曾评论说:“这人神共怒的网速!!”,如今亚伯却觉得刚好。就像那些怀旧的黑白默片,白光照射下的他们同样惨淡无色。


黛茜依旧没抬头。那块白布垂落在她脸颊两边摇曳,一下又一下,有种不可言说的美感。 


“他走时很安祥,只有我知道他承受了多大痛苦。”


“他身上布满了红斑。它们麻痒、迸裂、化脓,最后溃烂。”


“他哽下最后一口气时,我甚至庆幸他解脱了。”


“我还想过,以后要是生病了,我会马上冷冻自己──这样便不痛了。但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没生病,却越来越怕。”


“我常常一个人晚上在方舟游荡,直到天亮。”


“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。”


“不……其实从爹地不在那天开始,我一直很害怕。”


她停了下来,亚伯没有回应。黛茜需要的从不是同情或安慰,而他能做的只有陪伴,正如她对埃伦,直到最后一刻也不曾移开目光。


“直到我遇见你,亚伯。”


“我们很快乐──不,快乐巳不是最好的形容詷,因为世上有很多事令我快乐,但那都不是你。亚伯,你比世上所有快乐加起来的总和更多。”


“我以为自己不再怕了。我还以为自己变坚强了。”


“结果不是。”


“原来我还是怕得要命。不,我更怕了!”


“知道为什么吗,亚伯?”


 


她全身剧烈地抖了一下,似乎在极力克制情绪。亚伯注意到她从布中伸出的双手,它们苍白无助,正紧紧攥着控制台的边缘。


他同样艰难地克制自己。




“因为我以为,我们还会有一生。”


 


黛茜毅然抬高头。白布随动作跌落,她的脸暴露在光中,右颊上红斑错落,一直伸延到掩盖在衣领下的锁骨。她还是相中的少女,即使孤身一人,阳光与花草不复存在,那双绿眼晴依旧明亮,闪烁着光芒。


亚伯再也克制不住自己,单手撑住台边跃身向前。他跪在控制台上,眼前一人高的巨大液晶面映出了黛茜的身影。


让他拥抱这个女人!


哪怕他们之间隔着冰冷的荧幕,哪怕这代表了364公里的距离,哪怕死亡从不会缓下前进的步伐──让他感受她,拥抱她,亲吻她!


此时,此分,此秒!


 


他伸出手,在屏幕上画出两条斜线。


它们从相反方向贯穿了同一个中心点:X。这就像他们,本来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,却在命定的一点上相逢,从此一生交错。


 他连续画了三次。


XXX。


 泪水从黛茜的下巴悄然滑落。她抛开白布,也爬上了控制台。


他们四目交投,手贴手,额贴额,鼻尖对鼻尖,最后嘴唇相印。亲吻的味道如此冰冷,夹杂了泪水的苦涩。即使眼前一切都不是真实的,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,那又如何呢?他们的眼神,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表情──这些都会化成数据传送到光纤末端,在网络中交流丶汇聚丶溶合。


现实与虚拟的界线,存在的定义,从来都是相对的。


 


亚伯吻遍黛茜的脸,在那些红斑上流连不去。他顺着它们来到脖子,再落向锁骨。液晶面仿佛变得柔软,他们之间再无阻隔。黛茜解开了衣服,让上半身坦露在空气中。


亚伯屏息凝视,指头划过雪白的肌肤。死亡的烙印此刻充满诱惑力,犹如恋人在身上留下的吻痕。


他看着她的绿眼晴,慢慢腿掉衣服。当他将最后一件掩蔽物除掉,她也把内裤抛到角落。两个年轻人肉帛相见,同样毫无经验,却在生死前忘了羞涩。


 这是一场忘情而疯狂的纠缠,每分每秒都像世界毁灭前的一刻。


不,末日早巳来临了,这只是幸存者在文明遗留的梦中,所做着的梦中梦──仅止一次, 属于他们两个的梦。


直到视频中断,绮丽但荒凉的梦境嘎然而止。


 “XOXOXOXOXOXOXOXOXOXOXO”


“XOXOXO”


 


他们交换了最后的讯息。


屏幕上再度剩下文字和视窗,以及亚伯孤身一人的倒影。





 <<4+6 Fin



 


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「D」-「Daisy. R. Davis」(0981D-1072-340) (156 posts, 1 draft)


>>draft_001


作者:黛茜.R.戴维斯 


标题: 给我这生挚爱的你,这是一份永不会发布的草稿


 [2048/02/14 06:13 最后保存草稿]


 


我将要进入冷冻睡眠器。即使我们都心知肚明,我却从没亲口告白。亚伯,你将不知道我留下过这段话,但我爱你。


我曾不谅解罗恩,因为他到最后都不敢说爱,给爹地留下一点念想,但最终我还是了解他。当你有一千一万个想要活着的理由,却偏偏找不到一个方法活下去,你似乎没太多选择。


也许上帝多给了四年,只为让我在余生中等


来你的爱情。此后念想或折磨,我已不可预知,因为你才是活下去的人。


 


亞伯, 我将在睡梦中永远爱你!但如果我死去,那么我将爱你更深。


 


P.S. 说出了罗恩当年没能说的话( 我的当然优美多了!),可惜再没一个爹地和亚伯给我回覆了。其实我很想听他回答。一句也好。



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


「D」-「Daisy. R. Davis」(0981D-1072-340) (156 posts, 1 draft)


>>draft_001


作者:黛茜.R.戴维斯 


标题: 给我这生挚爱的你,这是一份永不会发布的草稿


 [2048/02/14 06:13 最后保存草稿]


 


我将要进入冷冻睡眠器。即使我们都心知肚明,我却从没亲口告白。亚伯,你将不知道我留下过这段话,但我爱你。


我曾不谅解罗恩,因为他到最后都不敢说爱,给爹地留下一点念想,但最终我还是了解他。当你有一千一万个想要活着的理由,却偏偏找不到一个方法活下去,你似乎没太多选择。


也许上帝多给了四年,只为让我在余生中等来你的爱情。此后念想或折磨,我已不可预知,因为你才是活下去的人。


 


亞伯, 我将在睡梦中永远爱你!但如果我死去,那么我将爱你更深。


 


P.S. 说出了罗恩当年没能说的话( 我的当然优美多了!),可惜再没一个爹地和亚伯给我回覆了。其实我很想听他回答。一句也好。


 


 


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



5.清水文,包含“他们合为了一体”这句话。+ 7.以此为例,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。(合体了一次便会有第二次……前方狗血文艺,各种不考据,注意!)>>



 


亚伯知道,自己将铭记48年的2月14日。


那一天,他真正尝到了生离死别的滋味;亦是同一天,他走出了0200号方舟。当空气再无拘束扑面而来,他用生命下了赌注,也做了一个决定。


 


一个月后,他找来一架越野车,用了三天学会驾驶,一天打包行李。第五天,他告别华盛顿,白宫的遗迹一闪而过,成为车后远去的风景。半个世纪前象征了北美洲权力顶峰的白色巨人,如今只剩下灰白色的骸骨在荒草中隐现。繁华和衰败,都成了无人记载的历史。


 


越野车驶上公路。


它经过黛茜口中的荒野,一个又一个城镇被抛诸脑后。高楼大厦有些倒塌,有些屹立,像方尖碑一样,守望已逝的文明。


亚伯曾在一望无际的芦苇原前眺望,夕阳如血,染红了废墟和天空。壮阔的景观令他屏息,他试图在脑中还原世纪初的盛况,却无法将眼前一切与那个遥不可及的时代联系起来。世界已不再属于人类,曾经他们信仰科技为上帝,可惜这位上帝最终没兑现诺亚方舟的诺言。


 


经历了大半个月的迷路,亚伯来到一个靠海边的城市。一只大手寂寞地躺在开满雏菊和青草的柏油路上,阻挡了去路。他花了几分钟才认出手中那枝火炬。


自由女神像的遗体向他致意,他的旅程来到了终点──


 


跨越了364公里,他终于在4月前来到纽约。


 


那一刻,亚伯仰起头,晴朗的春日把眼睛照得一片酸涩。


 


 


[血清样本分析完毕,导入疫苗蓝本完成。]


[原料与装置检查完毕。是否进入疫苗合成程序?]



如今,2月14日后的两个多月,亚伯独自一人站在0918号方舟的主控室里,两年之约早巳逾期。


他重温了三年来的帖子和回覆,与黛茜之间的点点滴滴积聚成了海洋。


直到电脑音效潜入回忆的深海,他才惊醒过来。


 


那是黛茜的声音,她曾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重录了系统人声,还向他自吹自擂过,当时他表示无法了解。现在,他听着那把既不专业还满带笑意的声音,筹备巳久的一切即将结尾,只需要点掣便能完成。


空荡荡的胸腔发痛起来,像一条缺氧的鱼在绝望抽动。他吸了口气,按下确定。


 


[疫苗合成程序启动。]


[完成度1%]


 


这是从他体内提取的血清,也是他以生命作为筹码的赌注,赢面也许只有千万分之一。他知道这样做,其实很蠢。


当年玩耍般追查的身世之谜,连黛茜也不再相信的华盛顿疫苗传说,他居然还视之为潘多拉留在盒底的希望。




[10%]


[20%]


 


亚伯站起来,走到主控室门前。他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。


0200号方舟里有一个封闭区域,里面还有一道门,一具具不会说话的躯体被陈列在囊状仪器中,他曾以为那也是玩具之一。直到某天他打开其中一个仪器,布满红斑的尸体倒了出来,几天后迅速腐烂并发出恶臭。那双混浊的眼睛大大睁开,了无焦距,又仿佛在瞪视闯入者,他感到了莫可名状的恐惧。


此后那道门再没被打开过。 


懂事后,亚伯知道那不过是个死人,那道视线却如影随形,连同腐臭成了深夜里无人倾诉的恶梦。他一直装作那个房间不存在,更没想过探究门后的秘密。他在自欺欺人,以为不闻不问,便能无视显然易见的事实。


直到遇见黛茜。


 


幸福降临得如此轻易,寂寞和恐惧随之破土而出。他却也第一次知道,原来自己真真切切地活着。他会呼吸,会走路,会期待,也会苦苦挣扎,只为抓住某些稍纵即逝的东西。


 


亚伯是人,不是门后冰冷而僵硬的尸体。


 


[30%]


[40%]


 


他打开了门。


门屏从紧闭到开启的短短一刹那,他仿佛看到了多年来的恶梦,充满死亡气息的房间向他招手,又仿佛看到了2月14日那天,方舟第一次打开时的风景。和那天一样,他向外踏出一步,然后又有了第二三步,很快便奔跑起来。


他依旧不惧怕病毒,甚至松了口气──他巳看过黛茜眼中的世界!他早便知道他们会一起活着,或以同一种方式死去!如果世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人类的命运也早有定数。


真实,生命,或所谓的存在,都不过是万千变化里的环节。他活在怀疑自我的瞬间,也存在于肯定自我的一刻。


 


亚伯因黛茜而活过,这便足够。


 


[50%]


 


亚伯来到另一道门前,这次他毫不犹豫地按开来。


 


“早安,黛茜。”


他轻声说道,走到一个冷冻睡眠器前。黛茜安静地躺在里面,衣衫洁白。她长长的睫毛上沾满冰屑,金色卷发在脑后披散开来,人如其名,还是那朵甜美的雏菊。


 


他弯下身,额头抵向仪器小小的窗口,隔着玻璃与黛茜说话:


 


“你睡得真沉,我巳来看你很多次了。”


“和我说说话吧,黛茜。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
 


他在玻璃上印下无声的吻,又画了三个XXX。写在水气上的字很快便消失,亚伯坐到仪器边,房中的分机显示了疫苗的合成进度。


他们的时间开始倒数。


 


[60%]


 


“我给你带了很多可乐。”


“昨天晚上,我又重看了帖子。这次还看到埃伦和罗恩的,才知道你也去留言了。”


“你和罗恩都爱黑人。你们都特别不道德,你都黑我七次了。”


“你说所有故事都值得一个结尾,还有那句话——”


 


亚伯喃喃自语,也不在乎有没有回应。


他只是想要把话说出来,好像这样便能令它们拥有重量,重得足以留下痕迹。


 


“ ‘我以为我们还会有一生’。”


“埃伦这样说,是因为罗恩不在了。”


“但你呢?你也不信吗?”


 


他转过头,看着黛茜一字一顿说: “我们会有一生?”


 


[70%]


 


亚伯从裤袋里抽出一个手机,按弄几下后才成功开机。右上角的电量巳经见红,他盯着小小的屏幕,一会后才继续说话。


 


“这是我在仓厍里找到的。”


“来找你的路上,我拍了几张风景。还不错。”


“其实我想要自拍。我们两个。”


“黛茜,我有很多地方想要和你一起去,然后我们拍照……”他抬高头,盯視天花板上单调的油漆,“中央车站的大钟,金刚爬上去的帝国大厦。百老汇大剧院,迪士尼乐园……随便一个图书馆,马克•吐温的故居,还有马丘比丘的崖边……”


他低下头,笑了笑。


 


“或哪儿都不去。”


 


[80%]


 


“我就在这里。”


“一直。”


 


亚伯捂住嘴,停下良久没再说话。喉头像被塞进了硬块,他甚至呼吸困难。明明黛茜就在这里,他的心却化成荒原,茫茫一片迷失了方向。


 


 


[90%]


 


他想要回去她身边。他总是要回去的。


 


[100%]


 


疫苗合成完毕。


电脑把药剂调了过来,注入连接到冷冻器的管子里。黛茜将会被解冻,她可能康复,可能产生排斥,也可能早在沉睡中死去,就像0200号方舟里的尸体,睁开的绿眸再也映照不出他的身影。


当那些包含他血清的液体经由管道,缓缓进入黛茜体内,亚伯脸上一片冰凉,不知何时竟泪流满面。


他们合为了一体,在万籁具寂中。


 


 


[注射完成。10秒后将自动关闭程序。]


[10]


[9]


[8]


[7]


 


“黛茜,我看到你的草稿了,” 亚伯突然说。


 


[6]


[5]


[4]


 


“我回覆了。”


 


[3]


[2]


[1]


 


“只要你愿意再睁开眼……”


 


[0!拜拜!]


 


被胡乱篡改的音效依旧充满笑意,他把脸埋进双手,沙哑而断续的歌声从指缝泄了出来。


 


“Daisy, Daisy…… give me your answer, do……”


“Give me your answer, do……”


 


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时间失去了意义。


 


逝去的或许是一个昼夜, 又或许是一生。亚伯在方舟中游荡,从门与门之间,到每个黛茜可能逗留过的角落。曾经的深夜里,她是否也惶恐不安,一次次在班驳的影子中寻找喘息片刻的栖身地?


他只知道自己在等待。等待一双绿眼睛睁开来,映出希望,或它粉碎的瞬间。


恍恍惚惚中,他陷入了一个比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。


 


其中一个梦里,他变回小孩子,在0200号方舟里生活。


面前古旧的DVD播放器不断重播,一对陌生男女在荧幕上教导他如何挤牙膏,洗澡,和拆开食品包装等等日常知识。片尾只剩下男人一人,穿着白大褂在演示开罐头的方法。


 


“小心手,千万别割到了。但割到了也不慌,”男人顶着黑眼圈,咧开不算好看的笑容,用罐头刀指指身后的柜子,“急救箱在那。来,我再教你如何处理伤口……”


 


片子重播又重播。


小小的亚伯含着食指,似懂非懂地看了一遍又一遍,直到播放器坏掉。他戳了戳巳变黑的荧幕,发现它亳无反应,便蹬着小腿去拿糖吃。


他知道糖放在哪,也知道一次不可以吃太多,否则肚子痛了要吃药。荧幕上的男女不再在生活中出现,他们的话却如数据一样刻录到脑子里。即使在梦里,亚伯记得他便是这样长大的。


 


小男孩日渐成长,唯一不同的是,梦中的他没有遇见黛茜。


他没有在2045年4月11日的9点打开电脑,而选择去重温阿加莎•克里斯蒂全集。当他翻完超过80本小说和相关影片后,巳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。他终于看见那个文艺得不得了的帖子,打下回覆,却没人回应。他撇了撇唇,关掉论坛视窗。


他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,直到生命结束那天,电脑巳不知第几次在重播《卡萨布兰卡》,锐克.布莱恩正拿着酒说:


 


"Of all thegin joints, in all the towns, in all the world, she walks into mine.”


(“世上这么多城镇,镇中这么多酒馆,她却走进我的来。”)


 


亚伯闭上眼。他想,我可没有一个酒馆。


 




转眼间,他来到一个繁华的城市。他回到了21世纪初的纽约,车水马龙的路旁高楼林立,天空被分割成大大小小的方块。


他从中央车站走出来,行人川流不息。


 


亚伯一直认为,那是个遥远而奢侈的时代,不只能自由去往各地,人与人之间也交往频繁,广大的世界触手可及,网络也不再是唯一的沟通方式。但梦中的他却戴上耳塞,低头刷着手机上Tweet的动态,对眼前一切视若无睹。


 


车站的古老大钟下,一个金发少女与他擦身而过。


他疑惑地转过身,她却已走进人海中,彻底失去踪影。他耸耸肩,手机切换到Facebook,某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发了一张在马丘比丘上的自拍照,他羡慕了一会,点赞。


 


高楼大厦瞬间无限缩小,最后变成一道门,他不由自主地打开来,走进那个放满尸体的房间。四周的空气异常寒冷,他整个人都要结霜了,却看到黛茜在窗外朝他挥手。她骑着一架可笑的双人脚踏车,拍了拍身后的空位,笑容灿烂,說:“来吧!亚伯!等着你呢!"


 


他想要回答,却发现舌头冻住了,只能摇摇头。


 


“把窗打碎不就好了吗?”黛茜问道。


 


他想要告诉她,窗是不能打碎的,否则会惊醒那些沉睡的尸体,玻璃碎片也会飞溅过来,把他们割得遍体鳞伤。


黛茜看着他良久,笑容淡了下来。


 


“为什么你不愿意试试呢?”她悲哀地说:“你到底在怕些什么?”


 
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………………


 


[噢噢噢,亚伯冒水了!!]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亚伯在一声夸张的惊叹中转醒过来。


他发现自己回到了主控室,屏幕在幽暗中发出白光,显示日时为2048/04/27 Tue04:43pm,距离疫苗注射那天竟然只有短短一夜。


回覆提示音被黛茜改成几个乱七八糟的版本,现在又不甘寂寞地叫了一声。


亚伯发怔了片刻,论坛视窗霸占着屏幕正中间的位置,当他的视线掠过帖子列表某处,呼吸骤然狠狠一滞。


 


⋯⋯⋯⋯⋯⋯


⋯⋯⋯⋯⋯⋯


 


>>亚伯,对不起。我要断网了。》(82)2048/02/14 D.R.D


>>给我这生挚爱的你,这是一份巳经发布的草稿》(2) 2048/04/26D.R.D


 


他盯着括号里的2字许久,终于颤抖地点开了那个帖子。


 


 


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「D」-「Daisy. R. Davis」(0981D-1072-340) (157 posts)


>>157


作者:黛茜.R.戴维斯 


时间:2048/04/26 05:31


标题:给我这生挚爱的你,这是一份巳经发布的草稿


[公共信息][2048/04/27 04:23编辑内容]


 


我将要进入冷冻睡眠器。即使我们都心知肚明,我却从没亲口告白。亚伯,你将不知道我留下过这段话,但我爱你。(噢,现在你知道了,还发成公共信息!!)


我曾不谅解罗恩,因为他到最后都不敢说爱,给爹地留下一点念想,但最终我还是了解他。当你有一千一万个想要活着的理由,却偏偏找不到一个方法活下去,你似乎没太多选择。但我始终比罗恩幸运,从爹地救了我开始,到我遇上了你,亚伯!感谢上帝让我活下去!


亚伯,我们还有一生,对吗?


 


P.S.说出了罗恩当年没能说的话,看到了他当年没能看到的回覆。亚伯,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!


 


>>回覆(3) 


 


>>[回覆001] [Re: (空白)]  黛茜  2048/04/26 05:35


 


我是亚伯。没有黑你,电脑自动登入账户。发表了草稿,否则回覆不了。你和罗恩的分别在于,你是个更文艺的胆小鬼。


 


P.S. 嫁給我。


 


>>[回覆002] [Re: 太过份了!!你歧视文艺风吗???黛茜 2048/04/27  04:42


 


给改了标题和内容,发表前要确认别自打脸啊亚伯!!而且这是求婚吗?????噢!!!公开秀恩爱太酷啦!!!!XXXXXXXOOOOOXOXOXOXOX


 


P.S. 说好的单膝下跪鲜花戒指呢??


 


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


“嘿,老实说,我不怎么喜欢戒指。”


 


亚伯浑身一颤,猛地回过头。主控室门前,黛茜披着一条围巾朝他看了过来。四周明明那么幽暗,他却从那双绿眼睛里看见点点微光,仿佛照亮了整个空间。


他张了张口,辛辣的热气涌上眼眶。


 


“……可乐呢?”他嗓音沙哑。


“嗯……让我想想……”


 


她装模作样地斜了斜头,转瞬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。


 


“太犯规啦亚伯! 当然没比可乐更好的了!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亚伯?”


 


亚伯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黛茜面前。他们之间再没冰冷的屏幕,再没364公里的距离,再没生死相隔的一道门坎!


他伸出手,用尽全身所有气力,紧紧搂抱眼前这个女人。


黛茜潸然泪下。


 



<<5+7 Fin



 


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



(下面便是后记,比预期还要啰嗦N倍的傻白甜网文风格......不过我写得挺开心便是了,自娱自乐总是会破表)



 


“D”-“Daisy. R. Davis”(0981D-1072-340) (158 posts)


>>158


作者:黛茜.R.戴维斯 


时间:2048/05/12 12:22


标题:给世上幸存的美人鱼,纽约的我们来啦!


[公共信息]


 


今天是2048年5月12日。距离上次的帖子,巳有两个星期了。(噢,单身狗都原谅我,爱有时是需要秀出来的!) 


我还是不知道谁会看到,但这是给正在看帖的你!


有时我会想,也许世上还有其他人,也许在西岸,也许在其他遥远的大陆上,也许在爹地、亚伯和我都没去过的地方。也许他们其中一个,看过我们发在方舟论坛上的帖子。


 


亚伯说他看过一本书,里面分类了各种网民。他说我这种叫海豚,经常跃水,热爱群体活动,好奇心大,还毫无节操。(我觉得他绝对是在讽刺我,但亚伯说活跃的海豚很受欢迎......好吧)


相反的叫深海大章鱼,偶然装海怪出来吓人,而从不发帖和回覆的,叫美人鱼。因为他们从不浮水,至少会挑在谁也看不见的时间和地点浮上来。(但我不了解意义何在?其实我挺想看亚伯那本书的,但他留在华盛顿了...... 咳,我又跑题了)


也许有只美人鱼看过那些帖子。


亚伯总说弃坑和拖稿都是不道德的(为什么他不明白灵感是多么飘忽和任性呢?),我想美人鱼会想知道后续。因为每个未完的故事都值得结尾。


 


虽然我们的故事还没结尾,但它的舞台将会变得更大──亚伯和我打算去旅行啦! 第一个目标是横跨美坚利合众国!谁知道西岸那边是不是还有人呢?


我们将会从纽约出发,计划是先去中部的芝加哥(噢,希望百老汇剧院还在),然后是西岸的好莱坞!我们的车牌号是XOXO(酷吧!),至于病毒,哦也,我们无敌了!我们有疫苗!(看!我就是那条成功生还的海豚!) 


 


超越华盛顿的传说就是我们,不要太迷恋!美人鱼们,翘尾巴等着吧!


纽约的黛茜和亚伯今天便要出发啦!XXXXXXXXXX


 


* *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 *


  


    “黛茜?好了吗?”


    “来啦!”


 


    黛茜快乐地朝外面吼了一声,按掣把帖子发表出去。她哼着走调的歌,检查刚刚发出去的内容,脚步声从远而近,很快便来到背后。一双手把她带入温暖的怀抱, 恋人正从背后俯下身,轻轻吻上她颊边巳淡去不少的红斑。


这是亚伯最近养成的习惯,黛茜仰头回了一个响亮的吻。


 


“再等一会,一会便好。”她笑着吻多几下,“我就是忍受不了错字!”


“好长的文。”


“这是在暗示我啰嗦吗?”


“嗯。” 亚伯诚实地回答。


    “......天噢,爹地啊,还不到七年他便嫌弃我是个长舌妇!你怎么不明白一条海豚跃水后想要喷水的心情呢?你怎能不了解热情喷水后遭受冷待的心酸?噢,冷漠的人啊,你怎能如此对待总舍不得冷落你的人呢......”


“黛茜。”


“亚伯?”


“海豚很可爱,我喜欢。”


黛茜的脸红了一下,害羞地问: “那么,如果我是海豚的话,你又是什么呢?”


亚伯木无表情地考虑了一会,伸手关好电脑。在黛茜夸张的 “噢”中,他已转身走出门外,捧起纸皮箱说:“没错字,走吧。”


“亚伯亚伯!你还没说你是什么!!”


“保育员吧。”他幽幽地答了一句。


“噢!!!!”


黛茜追了出去。


 


亚伯的背影越走越远。黛茜停下来,看着他一步步迈出方舟外,柏油路上长满青草与雏菊。灿烂的五月阳光把大地映出一片生机,亚伯回头,对她露出微笑。


热气在眼底蒸出水气,黛茜冲上前搂紧恋人的腰,撞得他闷哼了一声才站稳脚。“亚伯亚伯。”她撒骄地喊道。


“在。”


“你怎么就敢走出华盛顿方舟呢?你怎么知道自己的血清能救我呢?”
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
“我还以为你胸有成竹呢??!!”


“没。”


“那你是来殉情吗???哇,亚伯,看不出你是这么浪漫的闷骚!!”


“我找到一个外置硬碟,”他无奈地拖着她向前挪了几步,“你演示过怎样拆解加密隐藏档,可惜硬碟太旧了,数据不完整。但华盛顿的方舟实验室确实有一个长年计划,我认为那便是针对病毒所做的,他们似乎很早便开始研究了。第一个研究对象叫大卫,似乎只是个三四岁的孩子。硬碟里没记载研究结果,最后显示有封锁实验室的打算,但实验员和大卫都不知所踪。他们到哪里去呢?”


黛茜没说话,静静等待他说下去。


“我从小便一个人在方舟里长大,里面有个放满冷冻尸体的房间。一切都是缺少证据的猜想,但我不禁在想,如果我便是大卫呢?”


“亚伯......”


“如果实验失败了,为什么只剩下大卫一人?如果是针对病毒的实验,大卫作为第一个病例,为什么还活着呢?......黛茜,真相已不可查明,我的确不知道自己的血清有没有效。走出方舟时,我知道的只有一件事。如果我没抗体,很可能会受到感染。正如我能救你,或再多陪你四年。”


“不管你叫亚伯还是大卫,你会陪我很久很久,” 黛茜用力搂紧了他,“一生。”


“嗯,我尽力。”


亚伯笑了笑,把纸皮箱塞进她怀中。她马上惨叫一声。


 “重死啦!!!你把哑铃都放进去了吗???作为宅男你身材够好啦!!!!”


“别装,走几步便到车子了。” 亚伯摇了摇头,“放到后座。”


“说好的怜花惜玉呢????”


亚伯充耳不闻。


 


黛茜唉声叹气走完那几步路,直到亚伯打开后座的门,她抱着纸皮箱一起扑了进去。“本是一朵骄花,他却把我当成骆驼使,”她咬着袖子含泪道:“亚伯,你何时变得和爹地一样无情?”


“花,你辛苦了。打开箱子吧?” 亚伯好笑地说。


“噢,你又有什么阴谋?”


“没。”


 


黛茜半信半疑地打开箱子,发现里面居然是一整排可口可乐!她被罐身的正红色亮晃了眼,兴奋地转过头,却见亚伯巳单膝跪在车门前,手中还拿着一束白色小雏菊。他的目光专注而凝重,嘴唇抿成一线,耳根通红。


 


“噢上帝......你要求婚了?”她目瞪口呆。


“嗯!”


“你很紧张吗?”


“嗯!”亚伯用力点了点头。


“......好吧.......害我也紧张起来了......” 黛茜喃喃道:“你要吻我了吗?我应该擦口红吗?噢,还是先接花抛出去?等等,这好像是新娘做的, 我马上便要做新娘吗?爹地,我居然要做新娘了......亚伯,我需要做些什么吗?你跪着膝盖痛不痛?”


“不痛。黛茜,”亚伯忍悛不禁,“安静便可以了。”


她马上闭紧嘴。亚伯吸了口气,轻轻吟唱起来。


 


“Daisy, Daisy, give meyour answer, do.


(黛茜,黛茜,告诉我你愿意)


I’m half crazy, all for the love of you.


(全因为对你的爱,我半陷入癫狂)


It won’t be a witnessed marriage.


(这不会是个被见证的婚礼)


I will offer my whole life.


(我將会献上整整一生)


And you look sweet inside my car,


with a Coca-Cola in hands.


(但你坐在我的车里,


看上去如此甜美,


手中还拿着一罐可口可乐)”


 


歌声在初夏的风中消散,只剩青草与鲜花的气味浓郁扑鼻。黛茜呆坐原地,突然攫过一罐可乐拉开,一鼓作气全灌进肚子里。末了她擦擦嘴巴,满足地嗝出一口气。


依旧跪在地上等答案的亚伯看着她动作一气呵成,忍不住犹豫地开口:“……这是 ‘do’吗?”


“不,只是胃气。”


“..............”


“好喝极了,不愧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!”


黛茜不理恋人的瞪视,把罐子的易拉盖拔了出来。她把左手的无名指套进铁环中,银色的金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
“这才是 ‘do’。 ” 黛茜宣告道。


 


她转过头,眼角的泪花与指上的光芒相映成辉。他们四目交投,黛茜接过花,郑重地重覆了誓言。


 


“Albert, of course I DO!”


(“亚伯,我当然愿意!”)


 


全文完





 (狂哭,連去幼兒園的偽車也被違規,這里只能刪改一點了。全文可看https://weibo.com/1936780930/FDzP2FA8u,不過也沒有很多啦哈哈)


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遇见初溪燕子_Swallow_ 转载了此文字